◆康韌 顏彭莉 陳婉

  在圍場采訪期間,恰逢河北省第三屆旅游發展大會前夕,圍場縣委書記劉眾民為此忙得不可開交,一邊邀請記者參觀國家“一號風景大道”,一邊還在檢查工作。

  行駛其間,遠遠看見綠草如氈,白墻灰瓦點綴在青山綠水間,如詩如畫。

  “這一切,都離不開生態環境部對圍場的大力支持。”劉眾民感慨地說,從1992年開始,26年間扶貧工作不斷線,生態環境部在政策、項目、資金、人才等方面給予圍場很大的幫助,加快了圍場脫貧攻堅和生態文明建設的步伐。

  村居變民宿,美麗鄉村靚起來

  “炎歊不至,清風滿林。”仲夏,北京正熱浪灼人,這里卻幽靜清涼,愜意非常。滿族特色的門樓、古樸典雅的庭院,家家房前花團錦簇,屋后青山聳立……這不是世外桃源,而是圍場以“皇家獵苑”為主題構建的美麗鄉村精品片區之一——圍場縣哈里哈鄉八十三號村。

  近年來,圍場縣圍繞旅游產業,實施民居改造、污水治理、街道硬化、無害化衛生廁所改造等“12+1”專項行動,打造美麗鄉村。

  據哈里哈鄉黨委書記王華介紹,2016年,他們采取以獎代補的方式,總投資近7000萬元集中改造修建了一批舊房舍。

  短短幾年間,哈里哈鄉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已成為通往塞罕壩道路上一道秀美的風景線。

  這不僅得益于當地政府和村民開展的美麗鄉村建設行動,也得益于生態環境部對圍場的精準扶貧。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高度重視定點扶貧工作,多次赴圍場調研,深入到貧困戶家中詳細詢問、噓寒問暖,了解他們的生活情況、經濟收入,部署開展精準扶貧工作。

  從2017年開始,生態環境部每年向圍場縣安排農村環境綜合整治資金3000萬元,對50個貧困村進行環境治理,3年實現貧困村農村環境治理全覆蓋。

  自2011年以來,生態環境部已累計實施污水處理、垃圾處理、環境監測站等環境基礎設施類項目108個,支持資金3.87億元,撬動社會資金26億元,助力圍場63個貧困村、11.1萬貧困人口實現穩定脫貧。

  昔日,村民院子里的污水直排下滲,不僅污染環境,還臭味熏天。2017年,生態環境部聯合社會資源,幫助哈里哈鄉建成了智能污水處理廠,解決了40戶166人的污水處理沙龍365;今天,鄉鎮垃圾轉運站、污水管網建起來了,生態河道綜合治理、造林綠化、濕地生態恢復跟上了,區域環境質量明顯改善。

  村容村貌變好了,有想法的村民借勢搞起了農家樂。八十三號村22號院的付崇民不僅養牛,還經營著農家院。小院拾掇得干凈漂亮,被評為河北省“美麗庭院中心戶”。院里還種著水靈的蘿卜、生菜,架起的黃瓜正開著花,引得蝴蝶三三兩兩。

  付崇民給記者算了一筆賬,按照一畝玉米平均300元收入,土豆平均500元~800元收入,就算家有10畝地,一年才不過幾千元。開了農家院后,算上住宿餐飲,僅一個周末就能掙幾百元。

  在生態環境部的幫扶支持和圍場縣委、縣政府的努力下,家園變美了,口袋變富了,哈里哈鄉的百姓露出了笑臉。

  資源變資產,綠水青山就是百億娛樂銀山

  “圍場最大的優勢在生態,最大的潛力在生態,發展的突破口也在生態。”生態環境部立足當地實際,為拔出窮根開出了“藥方”。李干杰在圍場縣調研慰問中多次強調,生態環境保護和脫貧攻堅相輔相成,相互促進,要堅持綠水青山就是百億娛樂銀山的理念,努力實現脫貧攻堅和生態環境保護的共贏。

  如何將生態優勢轉化為扶貧優勢,把綠水青山變成百億娛樂銀山?劉眾民介紹,生態環境部多位部領導及相關司局領導來圍場調研指導工作,先后選派7名優秀干部到圍場掛職,17個職能單位對23個貧困村進行幫扶,幫助圍場確立了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的工作思路。

  依托當地資源優勢,圍場把旅游產業作為全縣第一主導產業,發展鄉村旅游、全域旅游。

  在圍場縣委、縣政府的引導下,圍繞旅游產業,當地也形成了“旅游+”的扶貧格局,有的做小吃賣美食,有的做草編賣工藝,有的則在旅游景點做保潔、停車場管理員等,很多貧困村民從旅游中直接受益。

  塞罕壩國家森林公園、七星湖、御道口風景區、紅松洼景區等,都是優美的旅游勝地。據統計,2017年,圍場縣鄉村旅游共接待游客40.2萬人次,實現旅游綜合收入3216萬元,帶動160戶貧困戶脫貧。

  其實,圍場可以開發利用的資源遠不止于此。八山一水一分田,9200平方公里的圍場,重巒疊翠。

  “山要比田多得多,山里的資源現在還遠未利用。”王華說,哈里哈鄉森林覆蓋率已達到65%以上,林子占27.6萬畝,將來還可以“賣空氣”。

  森林被譽為最經濟的“吸碳器”,在碳排放權交易中,企業二氧化碳排放如果超過額度,就必須購買碳排放指標。這時企業可以出錢給森林培植和所有者,以購買多余的碳匯。若碳交易市場成熟,圍場的蒼茫林海,將變成一棵棵“搖錢樹”。

  守好綠水青山,才能帶來源源不斷的百億娛樂銀山。李干杰在今年6月赴圍場、隆化調研時指出,要堅持搞好生態環境保護就是脫困扶貧,加強污染治理本身可以創造就業,生態環境質量好了,更是能夠吸引投資和旅游等產業發展,有了綠水青山就可以轉化為百億娛樂銀山。

  為此,圍場把生態建設作為自己長遠發展的生命線,強化環境保護,建設綠色圍場。

  雨后,山如黛,水如練,哈里哈鄉30公里的河道鮮花搖曳,流水淙淙,一步一景。這是圍場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試點項目之一。2016年,在生態環境部1.4億元專項資金支持下,圍場啟動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試點工程,以哈里哈鄉為核心,以伊遜河流域和旅游公路沿線為延伸,實施造林綠化、濕地保護、河道整治等工程,勾勒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態格局。

  生態好,環境好,圍場縣想著如何將生態價值計算出來。2015年,劉眾民帶隊到深圳鹽田考察生態系統生產總值(GEP)核算體系。目前,圍場已完成GEP的初步核算。2017年,圍場GDP為119億元,而如果用GEP考量的話則可能是GDP的10倍之多,屆時,圍場也將成為河北省各市縣排名中的佼佼者。

  農民變股東,產業發展支撐脫貧攻堅

  “沒有產業支撐,脫貧能搞下去嗎?”

  沒有產業帶動,難以徹底脫貧,缺乏產業支撐,則難從根本上解決貧困戶持續增收沙龍365。推進產業扶貧,激發貧困戶的內生動力才是良久之策和根本之計。

  結合生態環境部開出的“藥方”,圍場大力發展生態經濟,培育了旅游康養、食品醫藥、能源環保和信息物流四大綠色產業體系,堅持“資金跟著窮人走、窮人跟著能人走、能人跟著產業項目走、產業項目跟著市場走”的產業扶貧路子,投入22.8億元,推行“N+1”的產業扶貧模式,通過自主經營、入股分紅等方式,促進貧困戶持續增收,實現貧困戶產業全覆蓋。

  比如以綠色、有機、功能為方向,推動馬鈴薯、蔬菜、畜牧、林果、中藥材五大農業產業實現高質量發展,“生態農業+扶貧”帶動1.7萬個貧困戶穩定增收;以財政專項資金或“政銀企戶保”資金入股龍頭企業,使貧困戶獲得股金收益,“股份合作+扶貧”帶動1.6萬個貧困戶穩定增收;在旅發大會沿線百億娛樂打造精品片區10個、示范村20個,“鄉村旅游+扶貧”帶動330個貧困戶穩定增收;投資11億元建設集中式光伏電站5個、村級光伏電站174個,“光伏電站+脫貧”帶動1.5萬個貧困戶每年增收3000元,穩定增收20年。

  “沿線搞旅游,山坡搞養牛”。哈里哈鄉新瑞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的牛舍中,肥壯的牛兒正悠閑地吃著草,吃飽喝足的“牛大哥”臥在山坡上養神。經過6個月的育肥,牛兒們就能為主人賣個好價錢,普通的牛大概可賣到3萬元,利木贊、和牛這些牛中貴族,一頭則有4萬元~5萬元的身價。

  周邊不少村民剛從新瑞農業中“租牛”回來。為帶動脫貧,新瑞農業和一些貧困戶簽訂合同,村民租牛養殖,新瑞農業可提供預防治療、改良品種等服務。截至目前,新瑞農業發出去的牛已有600多頭。

  新瑞農業是圍場縣扶持的7個龍頭企業之一。縣里把扶貧資金注入龍頭企業,將扶貧資金變股金。“由于很多貧困戶自身發展能力不足,如果直接把這些資金發到貧困戶手中,很多會打‘水漂’。”劉眾民說,圍場縣通過入股形式將資金落實到產業中,也是給貧困戶脫貧找到了“靠山”。

  記者了解到,一個貧困戶有6000元的財政專項扶貧資金,引導貧困戶以入股合作等方式進入龍頭企業,獲取分紅收益,入股5年,每年可獲600元紅利,5年共計受益9000元。

  在另一家龍頭企業——盛通食用菌種植有限公司,貧困戶不光可以入股,還可以務工。盛通主要以“邀請貧困戶入股、承租貧困戶土地、優先錄用貧困戶員工”方式,幫助貧困戶增收。在這里目前有126戶貧困戶入股,200余人就業。大棚里,村民正采著鮮蘑菇,據說每月也能有3000元的收入,加班費則另算。

  “政府搭臺、企業唱戲、貧困戶受益”,越來越多的貧困戶依靠能人帶動、產業幫扶,切實感受到生態環境部、圍場縣帶來的扶貧春風。

  ……

  秉承“綠水青山就是百億娛樂銀山”的發展理念,圍場縣找準發展優勢與脫貧攻堅的最佳結合點,探索出一條生態脫貧的小康新路,讓圍場的土地、勞動力、資產、自然風光等要素活起來了。

  數據顯示,截至2017年年底,圍場已累計減貧14.6萬人,貧困發生率由43.9%降至9.8%。新的征程中,塞罕壩精神也將再次煥發活力,激勵著圍場人一步一個腳印,努力實現脫貧攻堅和生態環境保護的共贏。v

vv

2018年10月17日

上一篇

下一篇

圍場堅持綠色發展理念,實現環保與扶貧統籌推進

添加時間:

當前分類:

來源:北京青年報
牛牛論壇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
波克捕鱼玉石赌博赚钱